從仙境回到現實

從紐西蘭回到馬來西亞已經三個月了。在2016年裏發生了很多好事,夢想在這一年開始實現。

還記得走在奇異果國度街上的第一天,涼爽的風吹在身上,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揚。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雪山的激動,第一次雪山就近在眼前,第一次看到仿佛海市蜃樓的山巒,第一次在屋前看到漫天星斗和銀河,第一次在普通日子看到這麽多流星。

在Fox glacier看銀河

第一次跳傘的感覺,從15000英尺高空跳下,享受60秒自由落體時那種窒息感,全身不受控制和停不下來的旋轉,離地越來越近時的恐懼感。想要跳傘的同鞋可以點這裡–> Skydive Wanaka

跳飛機啦!

 

保持笑容很重要!

 

第一次開兩人座的小飛機時的刺激和興奮。在Kaikoura這個小鎮,有海豹的棲息地,還可以看到抹香鯨 (sperm whale)。如今的Kaikoura,在我離開后的地震影響下已經有點不一樣了。想開飛機的同鞋可以點這裡–> Pilot-a-plane Air Kaikoura Aero Club

在Kaikoura學駕飛機

在Kaikoura學駕飛機

第一次在紐西蘭過中秋,被雪山環繞,在低溫的春天一邊賞月,一邊挂燈籠,還要小心火燭(避免火災啊)。

在Mount Cook 過中秋

在Mount Cook YHA外過中秋

第一次看脫衣舞男秀,還被拉上臺各種play。。(羞)這裡的猛男不止要邊跳邊脫衣,還要充當秀場的保鏢,DJ,和主持人,真是一腳踢。想不到看這種秀原來不會太貴,才紐幣30,可惜的是沒脫到完。。。想看的同鞋可以點這裡–〉The men of steel

秀前來一張照

在紐西蘭度過了226天,拼命賺錢后就是拼命花錢,所以也別問我賺了多少,因爲我花到只剩本錢。囧

2016年十月回國,不久后就忙著參加自己的博士畢業典禮。

十月十五畢業典禮

然後很幸運的抽中AirAsia舉辦的遊戲,可以和AirAsia X的老闆Datuk Kamaruddin 一起去紐西蘭北島再玩個五天四夜。全程包吃包住包玩!第一次在紐西蘭住高級酒店的感覺真是爽啊!雖然有的景點我都去過了,不過在於參與和認識新的人嘛!Datuk人很和藹可親,完全沒有架子,非常開明。

把紐西蘭玩了幾遍之後,就是時候定下來好好思考未來,向事業邁進一步了。又很幸運的通過友人介紹,成功被錄取,所以2017開始會在吉隆坡一代混日子了。對待新聲會我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希望一切順利,也祝賀大家新年快樂!凡事得償所願!

时间都去哪儿了

再过几天我的小窝就五岁了真的是祝它生日快乐!

时光匆匆流去,觉得时间和钱一样,明明就没花什么,没买什么,可是就是莫名其妙的不见了。还没好好看看青春的小鸟它就已经飞走了。可叹我不是研究长生不老药的科学家,也不是研究穿梭时光或让时间停止的科学家。

还记得那些年我们一起做的部落客,现在基本上一个月有更新一次就很不错了。反而是天天都要按一按脸书,看一看八卦。真是越老越不文雅,视力也跟着越来越差。

还记得那些年每去一次旅行就会更新一下游记,现在基本上都很少写游记,因为根本就没钱没闲去旅游。。(泪奔)

还记得那些年每去一个特别的餐厅就会拍拍拍然后po进来跟大家介绍介绍,现在基本上都只存在手机里,偶尔po上脸书以牙还牙,以报我一路来都只能干瞪眼的份儿。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果然很有道理。

还记得那些年看到路边的小花,听一首歌,看一场电影也有灵感可以写一写,现在基本上对很多事情都没什么感觉。可能老了皮也厚了,灵感不易渗透瓜。

想不到回味一下也可以写出长篇大论,或许还有药可医(噗)。

现在走在人生的分叉点上,每天都在考虑未来想要做那一行,真是烦也。或许应该放个长假到异国流浪体验下不一样的人生,遇见不同的人,顺便结婚做少奶奶一切就解决了(开玩笑喂)。或许可以找个高薪职业努力存钱然后养个小白脸也不错(喂)

好了,就废到这里为止(别丢拖鞋!),下期再见!

初蛋

在此献上一张本人初次蒸的蛋,虽然其貌不扬,可是还是不错吃的。所需材料就是一粒蛋和一点酱油。。对。。没错。。本人不知道需要加点水。。

 

 

万一。。。呢?

要出门时总会犹豫要不要带把伞——“万一下雨呢?”

当讨论什么时候出发到某地点,有的人总会把时间预算得刚刚好,而某些人总会担心迟到——“万一塞车呢?”

想要买某样东西时,而又因为某些因素而不能提早买时总会着急——“万一卖完了呢?

预算旅行的盘缠时总会算多一点——“万一信用卡不能刷呢?”

习惯性的把未雨绸缪的“万一”装进行囊里,只是一个习惯

因为她知道如果事出突然,没有能依赖的人帮她解决这些“万一”

也没有一个会说“别怕,有我在啊”的人在她身旁

当然,未雨绸缪是个好习惯。

一个让人勇敢、独立的好习惯。

一个想要撒娇,却没有这个权力的人的百宝袋。

而我

总爱说“万一”

 

 

一期一会

一期。一会

花开一瞬,花期那么短暂,此次我走后,下次就再也见不到了。

只可叹不是在你最美的年华相遇。

不知为何看到莲花又想起仓央嘉措了

枕花而眠的少女
心事婉转
醒后又哗哗地流畅
为了一个灼热的眼神儿
而放弃了一次又一次盛开的机会
连自己的名字都丢在了我的梦中
我毫不宽容地接纳别人的礼仪
饥饿与口渴使我难上加难
捡废品一样把说出的话收回来
是轮回前人人必修的课程——
莲花下,血比铁硬

——仓央嘉措

 

 

消失的记忆

这半年来我不断的抱怨教授,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拖延我的时间,抱怨她说话不算话。

可是那天看到她年老的母亲,我开始佩服她,而那些抱怨也随着湮灭。

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的母亲渐渐凋零更感伤的?

明明五分钟前才告诉她的话,五分钟后又忘了,然后教授很有耐心的提醒她。

看着她像小孩一样把不同的饮料混在一起、把西瓜看成辣椒。

偶尔说起往事,静静地述说教授小时候的喜好,独自沉浸在回忆的漩涡里。

这些画面对我这样的陌生人来说已经很震撼,我不晓得的是教授心里的无力感和无奈。

明明自己就是研究这方面的专家啊,可是还是对抗不了衰老。

会不会有一天母亲连她是谁都记不得了?会不会有一天母亲决定活在回忆里不出来了?

人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贴近教授的家庭生活让我觉得时常抱怨她不是的我是多么的不堪

之后,那些时常在我内心响起不公的声浪也都渐渐平息

我的人生已经这么平顺,安愉,我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消失的记忆